追蹤
Fapos鬼屋企劃
關於部落格
  • 533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恐怖宿舍-(上)

因為媽媽從算命那聽來的保命方法,我被禁足在自己的空間裡。所謂自己的空間就是,
三個月內,不要認識新的朋友,更別提是〝女性〞了。至於為什麼我特別強調女性,
我想接下來的事,你得有好點的心臟來聽我解釋了。我知道沒有任何事情比生命來的重要,
但是生命如果太平凡,就會讓人遺忘它的存在。但是我忍耐,為了將來還要娶妻生子。
三個月過的很快,就剩一個禮拜,我就能再度在網路上發揮所長了。在現實生活中,
我本來就不易交到朋友。女朋友這名詞,那就更別說了。於是,網路成了我最佳的交友地段。
網路上,我無所不能,可以這麼說,幾乎每個跟我講過話的女孩子,下一秒,就會想知道我的人。
可惜我是不見面的,因為一見面,可能恐龍都會被我嚇跑。所以可以想見吧!這三個月,
日常生活中,我還是一樣話不多,只會靜靜坐在旁的一隻青蛙。不同以往的是,現今連網路也不行了。
三個月,現實生活中無法與人暢談,就連網路上也沒辦法,無時無刻,
我的生活都處於極度無無聊的狀態下。終於我連上線,突然想到系上的學弟告訴我,
有一個學校bbs,聽說上線的女生都很正!只要上去一下下,講個話應該沒關係吧…
只是想找人聊聊天…我用了『不要找我講話』這個暱稱,雖然可能會有人好奇來找我講話。
註冊完後,因為也還沒有權限丟水球給別人,乾脆看著文章發呆…漫無目的的看著文章,
我看著鬼版,打了一個冷顫…下線吧!就像有著聲音催促著我,彷彿這個地方不該多留。
那件事情,讓我從原本就膽小的自己,更得更加SULA。回到分組討論區,卻突然接到一個水球……
『為什麼不能找你講話呀?』愣了三秒,就要下線了,乾脆當做沒看到…
『安安!有看到我的問題嗎?^_________^』怎麼辦,不理嗎?又過了三秒,同一個人,
又丟來另一顆水球…『唔…理我一下嘛…>_________<』應該是女孩子吧!
我看著living這個ID想著,好吧…『不好意思,我要下線了耶~』我回著水球,急著想下線。
『咦~不要啦!我好無聊呀!陪我聊一下嘛,十分鐘就好…』
『唔!好吧…』 雖然我猶豫著。
『為什麼不要找你講話呀…?』
『因為這陣子我……』打到這,我才想到這種事不能隨便亂說。
『你?你怎樣啦?』
『沒什麼啦……女孩子不要隨便亂問啦…』
『咦~你怎麼會知道我是女生啊……』
『想也知道啊~』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是個漂亮的女生,還是恐龍啊?』
我的心碰了一下,第一次有女生這麼主動。『妳要寄照片給我看?』
『對啊…不過……』她一直沒再傳水球,反而害我急了,『不過什麼?』
『不過,你要告訴我…為什麼不要找你說話呀…』隔著螢幕,我好像能看見她大笑的臉。
『不好吧,相信我,無知是一種美……』
『呵呵!你很好笑耶…好啦><告訴我、告訴我啦~』
『……』
『怎麼了,是有關你的傷心事嗎?那就…』
『沒關係啦,不過,妳真的想知道嗎?說了怕妳會覺得我唬爛耶…而且要是嚇到妳…』
『不會啦!我膽子大^_____________^』
那好吧……』
星期一,我在三個月期限的到數七天時…努力的回想五個月前,那件讓我難忘的事…
回憶究竟是拿來懷念的,還是拿來刺痛自己的…大三搬出來的決定,是五個室友共同決定下的產物。
我們裡頭風頭最健的小花,從大二就開始提議這件事。到了大三,也是時侯了。暝暝之中,
這棟公寓,似乎等待著我們的到來。在其餘四人都還忙著找房子時,小花透過關系,
租下了一間公寓。公寓的地點離我們學校很近,一共有七層樓。附近吃的也不少,勉強算的上熱鬧。
房東是一個七十好幾的老太太,也住附近。平常沒事就會煮些甜點養肥房客們;
而因為這地段是工業區,水電費也半價。重要的是,這房子是重新裝黃的。
日式的房間,冷氣、網路,第四台。傢俱都很其全。就連房租也是令人笑不攏嘴的1900。
便宜到爆!所以一堆人搶著要。雖然我曾經懷疑這房子不乾淨,不過問了一些人,也都沒什麼問題。
不過這也是後來我才知道,這層公寓,住學生的機率不高。大部份都是上班族。也許是因為出入的人複雜,
所以即使有人想住,住的時間都不長。房東也很少租給學生。那為什麼我們還租的到呢?
大概是小花犧牲色相,色誘房東吧!房子真的很不錯。但可惜還沒到完美。
替這房子添上一點遺憾的,就是他的外表看起來實在有點老舊,還有稍嫌潮濕的環境。
五個大男生,從大一時住宿就認識了。感情雖然稱不上特好,但倒也相處融洽。
小花是我們裡頭最出名一位了。功課好,運動又棒,最重要的事,他有一張可以把死人唬醒的嘴,
所以,大一進來,他猛辦聯誼,認識了不少他口中的"女的朋友"。阿達算是我們之中最正常的了,
大概他唸的是哲學系吧!很多事情,他想的很深。他也有女朋友,不過不常黏在一起;
小白人很好,家裡的清潔,都他一手包辦,用一手好菜,順利拐到女朋友。至於仲明,
則是最常跟我私混在一起的人,最近跟一位學妹拍拖著。而我青蛙,單身中,不常出門。
小花常說,不要影響市容,讓市長難做人。開學一個禮拜了,這天下午,大家都出門了,
小花則是去買今天的晚餐。我現在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炎炎的夏天,這客廳的冷氣真是好用。
冷氣機雖然好用,可是卻好像不能除濕。我抓了一件外套蓋著,邊看著極無聊的綜藝節目。
沉悶的,伴著冷氣吹著吹著,就在沙發上睡著了。醒來時,我是被手機聲嚇醒的。
「喂~~~」小花的聲音「啊你是睡死了哦!下來拿晚餐,我拿到快重死了啦……」
「好啦~」掛上電話,我開了大門。差點忘了說,這公寓的另一項缺點,就是沒有電梯,
好在我們只住在三樓。走到地下室,我看到小花抽著菸,又在講電話。
「拿去,你的豬排飯,還有阿達,小白、仲明、跟我的…」他將便當丟給我,又發動機車
「我去載一下慧慧…」他口中的慧慧,是開學時才剛到他口中的獵物5號-資管系的新生,
剛開學就被喻為系花,很不簡單。她這麼簡單就被小花拐走,實在也不簡單。
「哦……」提著便當,我又走上樓。到了一樓時,有一個很小的影子,站在門口。
先說一下我們公寓的大門好了。大概是因為舊式房子的關係吧!大門很寬,
寬到可以將一輛機車橫放。加上又挺大的,常有人把機車停在這。大門夠大,所以沒什麼死角,
即使機車放在附近,也很安全。不過我現在看到的不是機車就是了,而是一個女孩子
正確的說,應該是高中生吧,那看起來像是附近學校的制服!已經開始下起毛毛雨了,
我看著她撐著傘,紅的。她刻意站在門外,而不打算進大門躲雨,這樣的舉動,讓我疑惑了一下。
可是更讓我疑惑的是她的打扮,除了傘,襪子,紅的。全身上下,我想如果她沒穿制服與鞋子,
全身紅的話,一定更引人注意。事實上,我還懷疑她是不是也帶紅色的隱形眼鏡。
那麼,會不會她根本就是在那引人注意的?不過,嚇死人的機率,也比較大一點就是了。
她的衣服微濕,肩膀很小,好像還發著抖。我知道我該發揮憐憫心,可是我怕待會小花回來,
知道我認識了一個美眉,對她伸出魔手,而且,搞不好她在等男朋友。想到這,
我笑了一下。小花如果看到高中女生(背影看起來又不錯的),一定一劍步的搭訕去。
可是我不敢,因為我是青蛙。十個美女,有十一個想用鞋子把我趕走。於是我不理這紅通通女孩,
走上樓轉角時,我卻發覺女孩似乎轉頭看了我…她的側臉,不難發現,微微的笑著。
這是除了媽媽或者路上的歐巴桑以外的笑容,第一次有美眉對我笑…她應該是對我笑吧!,
雖然我們的眼光沒對到,而我也沒看到她的樣子。該死的是我沒看輕楚她的臉,心
臟竟然還能少跳幾拍…我回到客廳,將一堆便當丟在桌上。走進浴室,看著滿堆的衣服-
「可惡,本來要洗衣服的,現在晾了也乾不了……」我又走回客廳,剛坐下時,大門被打開。
我們的大門,跟一般的住家沒什麼兩樣。最外面有一個裝紗窗的門(為了防蚊子),裡面再一扇門。
通常我們會打開裡面的門,不為什麼,只因冷氣吹起來雖然舒服,久了,
卻會有種令人喘不過氣的潮灦襲來,後來,我們就習慣只鎖紗門,到了要睡覺時,再兩個門都鎖著。
我為什麼要講這些,那是因為我坐在客廳,就聽到很急的腳步聲。嘿嘿!一定是阿達!
我抬頭看,阿達果然急忙的踏進來,全身濕濕的,嘴裡不曉得在唸什麼。
「你沒帶傘嗎?你不是開車,怎麼會淋濕…」我關心的問著。
「厚!青蛙,你很笨耶!我們學校這麼大,我從系上走到停車的地方,早就濕透了!」
阿達走進房間,臉色非常不好看。我的笨!會讓他如此生氣?
「我們這一棟樓,都住什麼人?」後來他換好另一套衣服,走出來時,還到廚房泡著一杯熱可可。
「這!這我那會知道…」一向不主動跟人打招呼的我,怎可能沒事時拜訪鄰居。
「靠!」他突然憤怒的罵著「那禿子最好不要是住這一棟的,小心我下次在門口堵他!」
我無言,等他解釋。阿達抓起自己的便當,「剛我到地下室時,已經找好了一個位置停車,
有一輛車又開進來,硬是要跟我擠同一個停車格…」他咬著雞腿,似乎還很憤怒
「幹!地下室他蓋的嗎?竟然說這是他的停車格!拜託,
又沒在分那一層用那裡的停車格的!跩什麼的!還把我的車刮傷!氣死我了!」
「後來呢?」
「我淋雨已經很冷了,還要在跟他扯,而且一想到車子被刮到…
後來,我要找他理論,他根本不理我……」阿達氣著回答。
「那你的車沒事吧…?」
「車是還好,這我自己能處理,我氣的是那人的態度,就不要讓我知道他住那!」
「好啦好啦!消氣…」
阿達不語,靜靜的吃著便當,我們終止了談話,我想是因為他正在想如何整那個人吧。
小花回來時已經一小時侯,很奇怪,身邊卻沒有慧慧。手上又拿著電話,
掛上時還加了一句髒話。大家今天心情都不好嗎?
「慧慧呢?」仲明問著,事實上他正專心於便當上。
「靠!那女人…」小花一屁股坐下,滿臉怨氣。
「怎麼了?」小白從廁所走出來,抓著頭髮,顯然剛睡醒「我的便當呢?」
「拿去…」將便當拿給他,我又問著小花「你們又吵啦?」
看情侶吵架,我常常有種興奮感。興奮的期待,他們會分手。
「算了……」小花抓起便當,正想往房間走…可是他又轉回來
「對了~~我告訴你們,剛剛我遇到一個正妹耶…」小花的口水,添加了房間的濕氣。
「正妹?在那遇到的?」仲明挑眉問著,顯然很感興趣。
「嘿!告訴你們不就沒搞頭了,肥水不落外人田呀…」小花跑到我身旁,
「喂!青蛙,如果遇到正妹,你會不會去搭訕?」
「我……」不想回答,因為樓下那位高中妹,就是最好的答案。
我沒有告訴小花,就怕他知道又一個正妹,又拿來調侃我。
「唉呀!」他笑著「我看你一定不敢去搭訕吧??」小花笑著,我無所謂,因為也被笑慣了。
「而且啊~~你們看,電話號碼耶……」他高興的拿了手機炫著。
「搞不好是個援交妹…」小白一桶冷水急潑下「哈哈……」
「小心到時使用者付費哦!」阿達接著話,一下子氣氛變的火花四起。
我走進房間時,小花不知又罵了什麼,不過我也聽不清楚…躺在床上,莫名的卻覺得,
剛剛幹嘛不搭訕去…搞不好可以打破我二十年來沒女友的魔咒…
------過去與現在的分隔線------
『再說呀,幹嘛打住?』 living問著。
『十一點半了,我得睡了……』 才剛講到開頭,我就有種快昏眩的感覺。
『厚……人家聽不夠>_<"』
『喂喂…妳不怕哦…膽真大……』
『這裡那會恐怖啊…再說一些啦…』
『不行…我得睡了…拜啦…』
『唔…好吧…那你明天大約像今天這時侯上線,我還要聽~~』
『哇勒!不會吧!妳還要哦…』
『廢話!喂!先生,你很不負責哦…都已經答應我了…還想落跑……』
『好啦!再等明天吧…掰』我迅速的下線,走出房間,發現媽媽正在唸著佛經。
「媽,我去睡囉………」走到媽媽身旁,我小聲的說著。
「好好……」
-----過去與現在的分隔線-----
「我們樓上都住什麼人啊?」下課時,我們在回家的路上,
仲明提了跟阿達一樣的問題,怎麼,難道他昨天也遇到那位鄰居嗎?
「我也不曉得耶…問這幹嘛?這我那會知道…」怎麼大家都問我。
「唉喲!你最閒了咩…」
「少來…一定有問題,你想幹嘛啊?」
「沒啦!這幾天聽到一些怪聲音……」仲明嚥了口水,卻打住不說是什麼聲音。
「是什麼聲音啊?」我蹦緊神經的問著。
「就是啊……」他靠近我,「就是…嘿…」
「嘿?嘿什麼啦?快說啦!」不耐煩的問著,天曉得我有多怕會有什麼怪聲音。
「嘿……咻……嘿…………咻…………啦!」
我一愣,剩下仲明在大笑。「難怪你會交不到女朋友啦……」
「馬的!」 
仲明的笑聲幾乎快將我逼瘋,回到家,我乾脆關在房間,連晚飯也不想吃了。
我躺在床上,不知為何又想到紅通通的高中生妹,我又失笑…有時侯,我真的蠻會睡的。
像現在,醒來時,時鐘指著八點。摸著肚子,五藏廟正在火燒屁股,快餓死廟公。
走到廚房,我才正想開冰箱,門鈴在這時響起。應該不是那個王八明好心買給我吃吧?
如果是的話,那明天我可能就會把到正妹了!打開門,我看到房東滿臉的笑「呃…婆婆…?」
其實我並不意外,只是突然想到自己穿著一條四角褲。來不及反應,我又想關上門,
婆婆一把又將大門打開「不用害差啦!我都幾歲人了…」我愣了愣,點點頭「進來坐…」
房東提著好大一鍋的炒飯進門,一下香味四溢。我的肚子跟著狂叫。
「還沒吃吧?真剛好…」房東笑著,我看八成是聽到我肚子的聲音,放下炒飯,熟悉的走進廚房。
我添了一碗公,開始跟房東天難地北的聊起來。事實上,我對於這層樓的住戶,一直很陌生。
「怎麼只有你一人在家啊?」房東問著。
我抬頭笑著「兩個人都到實驗室了,剩下一個到同學家作作業,還有一個,我快一禮拜沒看到他了…」
那個人是小花,最近大概又忙著拐新生,忙到大家想一起喝酒,他總是一句,「我要陪我女朋友啦!」
也許他真的有太多個女朋友要陪,所以實在很忙。
「那一個啊?上次先來找我看房子的嗎?」
「應該吧……」我想婆婆指的是小花。「我們這都住什麼人呀?」
「這啊…二樓是住一對單親媽媽跟小男孩,他們人很熱心哦…」房東太太笑著
「有事的話,她們都會盡量幫忙的」
「醬啊…很少看到她們…」基本上,搬進兩個禮拜了,我只看過一個上班族,應該是公務員吧。
「四樓是住一個女生…」
「女生?一個人住啊?」
「這我也不清楚,好像有一個男朋友吧…常來找她…聽她說,她有一個叔叔,很照顧他…」
「五樓呢?」我腦子裡突然冒出上次阿達在地下室遇到的禿子。
「五樓是一家人,一對夫妻跟兩個小孩…」房東笑問「問這麼多,想看看有沒有對象嗎?」
我的臉一紅,沒想到房東如此勁爆。「沒啦…」我低頭扒著飯,笑著答。
「住的還習慣吧?有沒有缺什麼啊?」房東熱情的問著,真的讓異鄉的學子感到溫馨
「沒有啦!很好了…」
「那就好,你慢吃啊…我去樓上看一下……」
房東又笑著出門,關上門後,我添著一碗飯,拿起搖控器漫無目的的看起電視。等我吃完後,
也快九點了,我起身,到廚房洗碗,想說乾脆回房間上網哈啦。轉頭一看,是小花回來了。
我驚訝的想去打招呼。廚房隔著布簾,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帶女朋友回來,應該是要過夜吧!
「慧慧啊?」我隔著布簾問著,小花卻好像沒聽到,進了房間,把音樂開的超大聲。
小花剛踏進房間,下一秒小白回來了,還真巧,搞不好,剛剛他們有遇到,
帶著他的女朋友linda,坐在客廳。開學後,小花變的好忙。應該是說,搬來這,
小花成天不見人影。也許是忙著把妹吧?我們都這麼想著。
「禮拜日要不要去聯誼?」一群朋友裡,小白對我最真心,也夠豪派,S女大……
「不要啦!幹嘛每個學校都要認識我這隻青蛙…」我拒絕的回著,又想回房間了。
「網路上沒什麼美女啦!」小白站起,對著linda說「妳先進我房間…」linda起身,對我笑了笑。
「我知道沒有…」我嘆氣,「可是我不敢啊……」小白走到廚房,拿了一杯純喫綠,大口的灌著。
「唉…喲…」小白拍著我的肩,眼神卻飄到我身後「怎麼了,我待會就進去了……」
「我……………」從小白房間出來的linda,吞吞吐吐的說著。linda大眼泛著不難發現的淚水,
看的我跟小白一臉茫然。難不成小白的色情雜誌被linda發現了
「沒啦…小花房間好吵,大概在玩吧,那女的笑的好大聲,好大聲…」
「聲音?」我跟小白兩人瞪大眼,聲音?
「哦…應該是他女朋友啦………」我解釋著,突然想到可能是慧慧吧?
「是哦…那也笑的太恐怖了吧…還唱怪歌…真不曉得他們在玩什麼……」
「什麼歌啊?」小白拉著她的手,發現她的手在不停在顫抖。
「我不曉得,不過我不想進去了……」linda坐在沙發上,低著頭唸著。
我起身到小花房間,果然聽到女生的笑聲。嘻!嘻!嘻!…………
「小花,聲音小聲一點啦……」我的話還沒說完,突然想到,剛剛音樂不是很大聲嗎?
怎麼還聽得到笑聲?會不會是歌的間奏?不然慧慧也笑太大聲了吧?
我沒得到答案,因為小花根本沒理我。後來linda拖著小白,說什麼也要離開這裡。
我們都知道她很膽小,可是還真不曉得她在怕什麼的?小白後來到linda家睡了,大概十點時,
我看到仲明帶著一包鹽酥雞回來「餓不餓?」仲明問著。
「不了,我先去睡了…」或許我還在生仲明的氣,所以不怎麼搭理他。
說是睡覺,其實,我還游留在網路上。一直到半夜兩點,我關上電腦,準備要睡時,敲門聲響起。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怪聲?」開了門,是仲明。
「沒有!」又來這招,睡不著用不著來鬧我吧?「我什麼都沒聽到!」
「有啦……好像是小花還是小白的房間的……」仲明說著,一臉愛睏。
「什麼聲音??」該不會又是嘿咻嘿咻吧?
「不曉得,不知道是樓上還是小花那的?笑的好大聲,女孩子的,聲音好尖…」
出了房間,我發覺半夜的客廳冷的異常,九月的高雄,這麼冷?
「敢再耍我小心我抓你去阿魯巴…」
「騙你幹嘛?」
先解釋一下我們房間的位置。小白的房間,剛好位於小花與仲明之間,
而我跟另一個室友阿達的位置,則比較靠近陽台,我們中間剛好隔了一間廚房。
仲明走到小白房間,準備敲門。「他去住女朋友家了!」我說。
「為什麼?不是說今天要來住我們家嗎?」他疑惑著。
「不曉得…」我是真的不曉得,為什麼。
仲明又走到小花房門前,仔細聽,雖然有音樂聲,可是真的有人在笑的聲音。
仲明大力的敲著門,「小花,沒事早點睡!不要跟慧慧在半夜玩…很吵啊……」
小花沒有回應,可是笑聲在聽到敲門聲的前一刻,彷彿知道我們來了,突然停止。
仲明不耐煩的操了一句髒話,我想他一定是快被程式搞瘋。「早點睡吧……」
拍著他的肩,我走回房間…兩點多,異常寧靜。通常我睡覺是不開音樂的,因為很難睡。
點了Break Go , 我呆坐著…
嘻!嘻!嘻!!!!
小花…來嘛…來嘛…
你離我太遠我抓不到呀……
隔天一早,我準備好棒球棍,並與仲明找到阿魯巴的最佳地點,準備在小花出房門時,
給他個surprise。一整晚沒睡,我跟仲明頂著黑眼圈,守在小花房間門,可惜除了房間偶爾傳來
慧慧嚇人的笑聲外,沒有任何聲音。於是我們從八點一直等到中午,仲明終於受不了了。
「我不等了,反正要阿魯巴有的是機會,我要去吃飯了……」他放下手中的利器,轉身要回房間。
我瞪大著眼,因為小花的門被打開了……
「靠!」仲明又轉身,用力的靠著小花的肩說,「昨天跟慧慧玩的蠻高興的嘛……」
看起來是蠻高興的,小花一眼疲備,把他的型都破壞了,「下午要到學校弄作業,借過…」
「喂……」仲明伸手想拉回他,這時卻有一隻手出現
「阿達?」也頂著一臉疲備,幹嘛阻止我們?
「一起吃中飯!」阿遵說著,臉上冒著青筋。
是怎樣?我轉頭想拉住小花一起吃飯,他人卻一下消失了!哇靠!他今天走頹痞路線嗎?
連頭髮都沒梳…「走吧!」阿達的臉色沉了下來,似乎也是整晚沒睡。
走到二樓時,遇到二樓房東口中的單親媽媽與小男孩。「要出門啊?」提著一包垃圾,
好像要出門倒垃圾。看起來果然是很和善的阿姨。「對啊…」我們三人應著話,又走下樓。
「對了……」阿姨叫住我們「昨晚有沒有聽到有人在笑的聲音啊?」我們三人無言,
真不知道該怎麼道歉。「阿姨,對不起…」仲明低聲下氣,臉色鐵青。
「對不起?幹嘛跟我對不起啊……」她笑著
「你們音樂是大聲了點,以後盡量過十二點就關小聲點就好了啦…倒是哦…」
「倒是?」
「倒是四樓那個女孩啊,叫她別跟男朋友半夜不睡,玩什麼猜猜看的,笑不停…
我們偉偉都睡不著…唉」我們三人傻眼,原來除了慧慧與小花,還有四樓的。
可憐的阿姨…該不會,五樓的家庭也被吵到了吧?選了一間附近有名的快餐店,坐下來後,
阿達的臉色總算比較好了。「昨天誰帶女朋友回來啊?」他問著,還是有點不爽。
「小花啊,他帶慧慧回來!」因為慧慧是他唯一承認的,所以我們直覺的認為是她。
「靠!這個慧慧,什麼時侯學會在廁所難產了?」阿達碎碎念著
「我昨天想上廁所,急的要死,她卻死待在裡面不出來!」
我跟仲明噗的笑出來!「後來你有上到廁所嗎?」
「沒有!我昨天大概十二點回到家時,小花的房間音樂好大聲,敲門還不理我,真怕吵到鄰居。」
後來我準備睡覺,要到廁所時,敲了門,結果有人應〝是我〞,應該是慧慧在上廁所吧!
想說等她好,一等就等到兩點,我不曉得敲幾次門了!」
「後來呢?」我問著。
「後來,我斃不住,就在陽台解決了……」
聽到這,我跟仲明笑的嘴都歪了「有沒有一些新的哲學領悟?」仲明問著。
「陳仲明!」阿達吼著。
三人的點的快餐都來時,我咬了一個炸豆腐,我的週圍突然變暗,好像被什麼遮住似的。
一抬頭,慧慧不知何時站在我們三人旁邊。「慧慧??」
仲明大叫「哇靠,妳終於出來了,你們昨天關在房間關那麼久在幹嘛呀?」
慧慧瞪了我們一眼,「什麼關在房間?我聽不懂!你回去告訴江穎那個白痴,
叫他快點把放在我這的東西拿回去,不然我要燒給他了!」
燒給他?阿達雖然很憤怒,不過我看的出來他差點噴飯。
「你們昨天不是還好好的?還笑的玩耶~這麼快就分手啦?」阿達問著
「還有啊!妳上廁所真的很慢耶!害我昨天差點銼出來…」
慧慧的臉色變的很難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啦!我上禮拜二就跟那個豬頭分手了啦!
「上禮拜他要去載妳來我家那一次?」我問著。
「對啦!他給我偷偷跟學姐約會被我室友看到,死不承認,還罵我沒度量…
最好他就再繼續花心,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慧慧咬著牙罵著。
原來昨天半夜上廁所的女生不是慧慧啊?這小子,又有了地下情人了。
「那妳昨天沒來我們家?」我問著。
「誰要去他房間啊!反正你回去告訴他,快來把他的東西搬走!」慧慧丟下一句,然後就走了。
「那是誰啊?」仲明問著「雖然他有很多我們不曉得的,但應該會提一下吧?」
「會是會啦!」阿達皺著眉
「可是他最近都沒看到人,回到家都關著房間的,也不曉得他有沒有洗澡…」
「今天就在家等他,等到他回來,再用阿魯巴拷問他!」仲明賊賊的笑著。
「好啊……」阿達附議,嘴巴都快笑歪了。
「啊,慘了!」阿達突然站起「小白呢?」
「他到linda家睡了…」仲明回著,「怎麼了?」
「沒有啦……」阿達又笑「我是想說阿魯巴時,少他一人怎麼行……」
我們三人飆著小50回到家時,在大門口,遇到小白與linda。
「好像要下雨了耶!」阿達看著他們「幹嘛在門口不進去?」
「沒啦!linda有東西忘在我房間,叫我上去拿!」小白解釋著。
「上來拿不就好了啊?幹嘛不來我們家坐坐?」仲明不解狀況,「好久沒看到妳了耶……」
仲明與linda的感情不錯,畢竟他們之前曾經在學生會一起服務過,小白會認識linda,也是透過仲明。
「不要……」linda死命搖著頭,又看著小白,乞憐似的說「你去幫我拿好不好……」
「唔!好吧…」一群人準備上樓。linda又抓著仲明的衣襟…「你在這陪我……」
linda低下頭像命令的說著。小白搖搖頭,推著我們,就上樓去了。
「我剛帶她去收驚…」拿了東西,小白打開冰箱,灌著冰水。
「收驚?」阿達不解
「這個我待會跟你解釋,我先送她回家……」小白笑著,又走下樓。
雨還沒降下,所以空氣中有著潮濕的味道,卻又異常寧靜。於是我們都聽到小白的開走的聲音。
沒多久,仲明上來,變的跟linda一樣,眼神裡有不難發現的不安。
「你怎了?」阿達說。
「難怪linda嚇成這樣,要是我,我也會去收驚了……」仲明說著。
「到底是什麼事啦!搞什麼神秘?」阿達轉頭問我,「不要不講啦!」
我將昨天的事告訴他,他點點頭。「所以呢?這樣就要收驚啊……」
「對啊!linda的膽子不小嘛…嘿嘿…」我笑著。
「不是啦……」仲明急著解釋。
「那是怎樣?你還有事沒告訴我們?」
仲明沉著氣,「也不是什麼事啦!其實搞不好是她想太多…」
「快說啦!」我急著,這傢伙老愛人胃口。
「昨天,linda不是進小白房間嗎?」我跟阿達點點頭。
「然後,進去後,小花的房間不是很吵,本來linda想睡一下的,可是真的太吵了,笑聲又怪恐怖的,
而且不曉得小花的女朋友在說什麼…所以,她就把耳朵貼在牆壁上,想聽清楚……
仲明又停下來,看的出來,他稍微在顫抖。「然後…笑聲就突然沒了,只剩音樂聲……」
仲明坐下,用手抓著頭髮說「然後linda就覺得,牆壁好像濕濕的,覺得很不舒服。
她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一個女的聲音說……」
「說什麼啦!!!」阿達快急翻了。
說……
「……妳貼牆壁貼的這麼近…是想偷聽我們說什麼嗎……嘻嘻嘻嘻………」
雨仍然斷斷續續,雨灑落在客廳的落地窗上,雨點響的大聲,幾乎快蓋過我們三人的呼吸聲。
現在才下午三點,可是天空已經程現灰色,再加上悶雷打個不停,三個人都很不想待在家,
可是唯有待在家才能等到小花回來。「幹!他是何時才要回來,手機又打不通……」
仲明跳起來,緊張的吼著。
「坐下啦!搞不好他弄作業弄比較晚啊……」阿達嚼著口香糖,眼神不停飄著。
大家,在緊張什麼呢?就算小花回來了,也不能解釋什麼。
「我還是很好奇……」我疑惑
「你們在緊張什麼?只不過是小花的女朋友警告linda別偷他們講話而已啊…」
我看著仲明,仲明的眉頭皺的不成型,「有時侯無知是一種美……!」
「喂~說啦~~」
門口有著人踩樓梯的聲音,停在我們門口,仲明還沒到門口,就邊說著話邊興奮的衝出去。
「喂……你終於……」仲明又打住話,停了幾秒,「沒人?」他愣了愣,身體往後傾,
就像門口會跑出什麼似的。我們把門打開,只留下砂窗門,所以照理說,聽到腳聲或者人影,
是很正常的。這是為了防止小花看到我們殺人的眼神,臨時逃跑,而才決定把門打開的。
「怎麼可能?」我走向門口,低頭一看,「地上還有水漬……」仲明沉著臉,碰的把門關了,
「我寧願等他自己回來……」於是大家又回到沙發上,仲明順手要門關上了,
阿達則看著牆上的鐘,喃喃的唸著「已經四點多了啊……」
到了六點,我們看著無聊的綜藝節目,每個人都在喊餓。我的手機突然震動著響著,是小白打來的
「喂?」接起電話,帶著剩餘的力氣說話。
「喂~你們晚餐要吃什麼?我要回去了,順便買給你們吃」小白問著,這句話簡直就是一種救贖。
「小白!幫我買豬排飯!」仲明衝來乾脆搶走我的手機,
真不曉得他們是有心電感應還是仲明真餓過頭。「你們要吃什麼……」
討論起晚餐,氣氛終於又熱絡起來,無聊的綜藝節目卻變的更加無聊。沒多久, 雨似乎下的更大了,
小白回家時,全身濕透了。「我去洗澡,你們先吃哦……」小白丟著便當,便走向浴室的方向。
才剛打開便當,便聽到小白在浴室操著髒話「喂!」他用手捏著一塊紅的東西。
「誰女朋友的內衣褲啊…?」阿達抬頭一看,卻開始作嘔
「小白,拿回去…影響食慾……」我盯著炒飯,又渺見小白拿的那套內衣褲,覺得一點也不像紅色,
反正像被血染的…有點噁心與血腥。「早上我上廁所怎麼沒看到?」仲明問著。
「大概沒睡醒吧…小花這傢伙,還留下證據…哈……」小白笑著,我想他是認定那是小花的傑作。
等到小白洗好澡,走回客廳。坐定後,他才咬了一塊肉,就很暗沉「今天我帶linda去收驚…」等等
「怎麼說?有說她被什麼嚇到嗎?」我問著。
「沒有…只叫她最近要小心車子,他沒說……」小白苦惱著。
「我不曉得linda會被慧慧的聲音嚇成這樣,要是早知道會這樣,我那天也不帶她來我們家了…」
「小白……」阿達將電視開的爆大聲,「昨天在小花房間的不是慧慧,應該是另一個人…」
「啊?不是慧慧?那是誰?」
「呃……」我說「這就得等小花回來再用阿魯巴考問他啦……」
「哈哈…」
「而且啊~那女的也太扯了吧!上個廁所上半天就算了,還把內衣褲留在廁所,
搞什麼他們是happy到廁所去了嗎?」
「廁所?」小白問。我們又將事情告訴小白一次,笑到他快翻了「不會斃到不舉吧!?」
「靠!小白……你就不要讓linda抱怨你……」阿達念著,作勢要把便當的盒子丟過去。
氣氛再一次炒熱,四人總算比較安心。「對了,那linda聽到那個女生的聲音的事,你覺得怎樣?」
仲明正經的問。「什麼聲音啊?」顯然linda沒告訴小白。於是我們又講了一次,
總覺得今天一直在解釋。小白的臉色慘白「怎麼會這樣?」
「我們也覺得很奇,那女生怎麼會知道linda在偷聽?而且,音樂這麼大聲,應該聽不到的。
linda說,那聲音,好像就像黏在牆壁上一樣,害她那天晚上一直睡不好…」仲明說著
「怪不得她昨晚一直翻,我想說乾脆帶她去收驚,沒想到她有事情沒說…」小白壓低聲,很失望。
「我終於懂了…」恍然大悟,終於了解他們在訝異什麼「除非她女朋友有特異功能,
不然然怎麼會知道有人偷聽…要不然就是…」
「別說!說了…」阿達打住我的話「等小花回來再問……」
「好吧………」
但是我們一直等,等到一兩點,我們一群人,竟然就醬睡死在沙發上…怪就怪沙發太舒服了…
睡夢中,我彷彿看到小花回來了。門被打開,是的,後面還帶著一個女孩子。可是很奇怪的是,
小花通常都會拉著女朋友的手走路,就算在家也一樣。我起身,很想探個究竟,小花走進房,
那女生卻往廁所的方向……哇靠!這麼愛上廁所,不會一上又是一小時吧,好!我就在門口等妳…
於是過了不曉得多久,我聽到沖馬桶的聲音,及喇叭鎖被轉動,開鎖的聲音…但是門卻沒被打開,
正確的說,只打開一條縫…我停住呼吸…直覺的…然後,一個好淺好淺的聲音
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
廁所的縫,我只看到一個紅色的雙脣,血紅般的…說著這樣的話…我往後跌,那女孩卻打開門…
我看到她的眼,瞇成血紅樣的線…我腿軟的想爬離這,可是不知何時,女孩卻早已抓住我的腳…
啊!
「喂,快起來!」我的臉被打醒時,臉上都是口水,我驚醒,因為我以為那是我的血。
小花?小花怎麼會在這,我看了看窗外,發現已經天亮了,難道說剛是在作夢嗎?好真實的夢境…
「小花?」我瞪大眼,不敢相信「你終於回來了……」
「小花?靠!你知不知道我們找你好久了……」仲明跳起來,
「好啊!我不阿到你陽委,我就不是男人……」
「喂喂~」小花跳開「我怎麼了啦?幹嘛這樣……」
「你怎麼了?還敢說,昨晚音樂開的那麼大聲,又跟女朋友在房間吵的要死!
你女朋友還讓我不能上廁所…」阿達吼著。
「你女朋友還嚇到linda,你曉得嗎?」
「啊?你們是在說什麼啦?」小花抓著頭,很不解。
「厚~是要解釋幾次啊……怎麼連當事人也不曉得啊……」仲明白眼,快昏死。
小花說,他回來剛好早上七點多,看到一群人睡在沙發上,才用力的踹醒我們,以為我們全死了!
我們乾脆跑到永點吃早餐,一邊談,雨停了,總算多了一點陽光。
「你昨晚跟你女朋友真是吵死了!」仲明罵著。
「昨天?」
「呃,就是這兩天而已啦,其實應該算前天吧!半夜不睡,音樂就算了,
你跟你女朋友吵的太大聲,是要跟四樓的女生比吵啊……」仲明說著。
「我?我這兩天都有回家睡,不過我沒帶女朋友回來啊…」
「少來,我還在廁所外等他上廁所,而且青蛙也看到他啦……」阿達說。
「唉喲!吵是沒關係,你女朋友還嚇到linda……」
基於讓他了解,我們又講了一次事情的頭尾。
「我發誓……」小花頭一次這麼正經「我這兩天如果有帶女人回來,我就陽委一輩子…」
大夥人都傻了,天曉得這是多大的毒誓「可是那天,青蛙真的有看到你帶女人回來呀…而且,
我們聽到的聲音,也不是假的…對吧?青蛙?」仲明說著,邊推了推我,要我的認同。
「呃,你說什麼?」滿腦子都是剛的夢境,我的蛋餅一口也咬不下,更別論現在的談話能的專心了…
「喂!你專心點啦……」仲明不耐的念著我,我腦子裡還不停上映剛的恐怖畫面…
這個夢,是在暗示什麼?警告什麼?還是,只是我想太多呢?
-----------過去與現在的分隔線----------
『好了,我該睡了,十一點半了…』
『唔!又要睡,人家聽的正過癮耶~』
『明天再說……』今天的頭更昏了。
『好吧……那你早點睡哦……^_____________________^』
關上電腦,我聽到隔壁的小孩正大聲的吵鬧。深夜裡,伴隨著陣陣的狗吠聲…讓我不停的發著抖…
快睡吧…
-----------過去與現在的分隔線----------
小花的事情過了幾天,被一堆雜事煩到無法思考的五人,幾乎就快忘了。
仲明仍然不停的忙著程式,而小白與小花同系,整天在弄作業,弄的不見人影。
我偶爾還在學校遇到小白,但就是沒辦法找到小花,一起吃個飯。那天夜裡,大家所看到的事,
大家也不敢提了。說真的,可能得到預期的結果,反而更令人恐懼。就像仲明常說的,
『無知,是一種美。』我也不想提這件事了,可是,從那天開始,我的惡夢卻不曾停止。
我知道我又做夢了,夢的場景,都是這棟公寓的樣子。我記不得,我在那時看過那男人,
只曉得,莫名的熟悉感。我又在做夢吧!那個男人,對!就是那個,穿著淺褐色風衣外套,
還拿著一束向日葵的男人,從樓下一樓,跑,跑過我們這一層樓,然後,來到幾樓,我看不清楚…
「寶貝~我來啦~」男人拿著鑰匙,迫不及待的衝入門,邪惡的笑臉,看起來就只是想一逞獸慾。
「猜猜看……我躲在那呀~」男人口中的寶貝,躲在某處,嬌滴滴的應著。
「那我去找妳囉…」男人邊走,邊不耐煩的扯開領帶。等等!這條領帶,好像很熟悉…
「嘻嘻…你要快點找到我哦…找到時,我會給你獎品哦…」
男人打開一個又一個的門,粗魯的打開每個櫥子。終於,他在一個廁所,找到了女孩…
四周的景色變了,我發覺我待在一個很擁擠的地方,濕濕的,都是水管…
「哈哈…找到你了……」於是,終於被找到,男人大力抱起女孩,想離開廁所…
「等等啦……」女孩跳出男人的擁抱,「有個人偷偷藏在我們家呢…」
女孩愈接近洗碗槽下的排水孔,我的心就跳的愈快…該死的…這洗碗槽的門也打不開,躲在裡面,
為什麼我會躲在裡面?洗碗槽的櫃子終於被打開…女孩整個身體不正常的扭曲著接近我,
她的臉變的不再甜美,取代的是血不停的從身體各處滲出…她終於貼近我的臉,怨恨般的說著…
你為什麼老要偷看我………
「啊........」凌晨三點,醒的時侯,伴著一身冷汗。不行,我好渴。走出房間,我聽到笑聲。
我退了一步,這是? 聲音的來源不是小花的房間,而是四樓。果然如二樓的阿姨所說,四樓的女孩,
半夜都在玩。我走到廚房,發現廚房有聲音,側著身,我很想偷看,可是我應該光明正大的看的!
瓦斯爐打開著,有一個女孩子,站在那…「我煮宵夜給小花吃…」女孩沒轉頭看我,
只是低著頭專心顧著火侯。何時帶女朋友回來的,事實上,我根本不曉得他今天有沒有回家。
我走到飲水機前,倒了一杯水,好險是人,我吐了一口氣,頓時清醒「真幸福,沒事早點睡呀…」
女孩沒搭理我,只是不停對著鍋中的宵夜一直笑,笑容,卻有點讓我似曾相識。
最近半夜,還是很冷,我披著衣服,沒頭沒腦的到小白房間。敲了門,「我不敢一個人睡…」
小白抬頭看著我,他手上還拿著筆,有點累的樣子。「進來吧……」
「你怎麼也還沒睡?」我問著。
「要趕作業,也睡不著…啊你咧?」
「最近一直作惡夢……」
「什麼惡夢?」
我將夢境的內容告訴他,小白一臉錯愕。「怎麼你會做這種夢?」
「不曉得…」我嘆了一口氣,突然想到「linda最近還好吧?」
「不好…」他搖搖頭,「愈來愈嚴重了,她一到晚上就亂想,睡不著,根本也不敢睡」
「那還跟我真像……」我笑著。
「最近小花沒問題吧?」我問著,事實上,最近我很少看到他,有的也只是半夜聽到他回家的聲音
「他女朋友是不是來了?」
「女朋友?有嗎,我不曉得耶……他哦,最近好像在追一個女生吧……」
「哇靠,不是有一個學姐了,他還不夠啊!」
「哈,誰知道……」
我們一直聊到天亮的時侯,我不知不覺在小白的床上睡著了。我們討論的話題不停的繞著這棟公寓,
但其實,我最想問的,是他對於之前,那位曾嚇到linda的我們口中小花的女朋友,有什麼反應。
可是我想我們都不願承認,可能之前真的撞鬼了。而我也常告訴自已,
我會作惡夢也不過是之前造成的陰影。事實上,除了之前那件讓人想不透的事外,小花的生活,
一如往常,他還是常帶女朋友回來,雖然,我一直沒仔細看過他口中的她,不過,似乎是個妻管嚴。
我還記得前幾天(當我還算常看到他時),我跟小花正在吃早餐,他不停的說著他的新對象。
「你都不知道她超正的!」小花在早餐店,大肆宣揚他的情史。我低頭吃著蛋餅,無心的聽他說話。
「有這麼完美嗎?」不忍心潑他冷水,可是又不希望他太沉迷。
「是有啦…她蠻黏我的,不過我喜歡啦!不過,跟她在一起,我得很小心的,不要讓她發現,
我在追學姐…她好厲害,我做啥,幾乎都知道…」
「我看你遲早會劈腿沉入河底啦!腳踏兩條船…」
「唉喲!別提這,告訴你,她今天終於答應讓我到他家了…哈哈…」小花笑著。
「哦……這樣啊………恭禧」我終於抬頭看著小花,發覺他的臉頰凹陷,就像個吸毒犯,
「小花…你是不是太操了?一天兩三個淪流…」我打趣的問。
「靠!你說什麼……?」
那一天晚上,是的,小花沒有回來。後來我就很少在家裡看到小花了,可是既然昨晚看到他女友,
就表示小花應該有回家囉?可是,無可預知的下一步,正不停的侵襲著我們五個人……
起床後,我回房間收拾了一些東西,還有該整理的房間。到了下午快三點時我走到客廳,抓著餅乾,
又打開無聊的綜藝節目。門外又突然傳來腳步聲,不知該慶幸隔音設備的不完美,還是覺得可悲。
我掩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是想知道回來了,搞不好是室友們也說不定。我打開門,
門卻剛好撞到要上樓上的人,是一位大約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你沒在看路的啊!真是的…」
「呃,對不起……」 我偷偷抬頭看了一下男子,這是婆婆口中的那一家住五樓的嗎?
這問題我並沒有思考太久,因為快到四點時,我又聽到腳步聲了,這回該不會是住四樓的女孩子吧?
我高興的起身,想看看這一層樓到底住怎樣的人。可是打開門,我卻突然體會仲明的感覺了。
對,什麼人也沒有。好吧!也許是我聽錯了,一定是聽錯了…沒多久,小白下課回來了,
帶來一個不怎麼好的消息,「小花蹺了一禮拜的課了…」這或許不是什麼天大的事,
不過發在小花身上的確很令人意外。小花雖然愛把妹,不過他有一半的時間都用在功課上,
蹺課,對他來講,就像不碰女人一樣困難。
「他是跟女朋友太happy嗎?」仲明從房間走出,插入我們的話題,打趣的問著。
「哇勒,我前幾天才跟他吃過早餐而已,他那來的理由不去上課啊…」我說著
「可是系主任找他好久了,他的作業一直沒弄出來,開學拖到現在…」小白又說。
這下我們三人可傻了,作業可是他的命根,這可比女朋友再重要一點的。
「該不會他一直在睡覺,只是沒起床吧…?」阿達咧嘴笑,不知何時從房間出來,
他外八的走到小花房門口,轉動喇叭鎖「咦?沒鎖啊……」我們四人乾脆跟著走進去,
最好是別讓我們發現他真的在房間內。「開燈一下啦!好暗…」仲明念著,
小白卻不停的按著日光燈的鈕。「是不是壞了?怎麼不亮!」昏暗中,我看到小白的臉,
有著淡淡的疑惑。「現在是怎樣?過什麼原始人生活,電燈壞了也不會修一下……」)
阿達抱怨著,往床看,「好亂啊……簡直像恐龍過境一樣…」小白拿起電話,
「我打給他看看……」手機接通,可惜小花沒把手機帶走,留在他床上震動。
「怪不得都找不到人…」仲明念著
「算了,我們在去沙發睡覺好了,搞不好,明天一早,他就會踹醒我們了…哈哈哈…」
「不好笑,陳仲明……」我嗅著空氣中的味道,小花的房間,比我們每個人的,
都多了一份濕氣,不難聞,可是卻令人喘不太過氣。「我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還沒五點,天色又開始暗了。奇怪了,夏天的白天不是比較長嗎?
明明就大白天,怎麼一開始覺得採光佳的公寓,這會卻成了暗房似的?我又沉沉的睡著。
沉睡中,我又聽到房門被打開的房間。睜開眼,小花站在我面前。
「靠!你想嚇死我啊…」我坐起,發現身體有點沉重。
「我要回家了,以後不會回來了,我要搬出這棟公寓,你們也快搬吧…」
「為什麼?」我乾脆站起來與他平視,卻注意到門口有人站著。門口的人側著身子,
淺淺的笑著,就像在嘲弄著在房裡的我們。小花又沒回我,走出房門,等我追出去,
卻只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


(待續)



故事轉至於網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