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Fapos鬼屋企劃
關於部落格
  • 533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孩子别睡

如果我沒記錯,那是一個很美的夜晚,有風,有月光,像銀子鋪在地上,有淡淡的花香,

從很遠的地方傳來,還有燈光裡隱約的笑語。

我一個人,一邊走,一邊搖晃著準備送給我家小狗的小鈴鐺,叮叮咚咚,清脆地走在

清涼的夜色中。

就在街道的拐角處,月光透過路邊那棵大樹稠密的枝葉,在地上投下一個個柔和的光

點,你就在樹下,在那裡走來走去。

我有些好奇地看著你,因為你這麼小,大約只有5、6歲的樣子——這麼小的孩子,

怎麼會在這麼晚的時候,獨自一個人呆在外面?

你看見我,對我笑了笑。你不是特別漂亮的孩子,但是很可愛,臉蛋圓圓的,眼睛

大大的,又亮亮的,只是顯得很疲倦。

「你一個人在這裡?」我問,四處看了看,「你的爸爸媽媽呢?」

你搖搖頭:「不在!」

你始終沒有停止走路,繞著那棵大樹粗大的樹幹,一圈又一圈地走,不時用手抹著

自己的臉,不斷地打著哈吹,有時候會用力跺腳。

我站下來,看了很久,還是不明白你要幹什麼。

「你在幹嗎?」我忍不住問。

你一邊走,一邊疲倦地說:「我要這樣才能夠不打瞌睡。」

我看看天,天空是深藍色的,月亮又大又圓,遙遠的,離我們很遠的地方,星光閃

耀,而比星星更遠的地方,是無窮無盡的黑暗。

早已是該睡的時候了,尤其是你這麼小的小孩子,早就該進入了夢鄉。

「你該回家睡覺了,小朋友不應該睡得太晚。」我拍拍你的頭說。

你搖搖頭,撅著嘴,愁眉苦臉地說:「可是,媽媽不讓我睡。」

啊?

我驚訝地看著你,不相信你的話。你發現了我的懷疑,停止走路,站到我的面前,

兩道淡淡的眉頭皺起來,嚴肅地說:「是真的。」說話的時候,你又連打了兩個哈吹,

因為困,眼皮都似乎有點睜不開,於是你跑到路邊,將眼睛貼在冰涼的鐵欄杆上,讓

自己保持清醒。

我生氣了,不是對你生氣,而是對你的媽媽,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母親,居然不

允許自己的孩子睡覺?

「走,帶我去見你媽媽!」我說,牽起你的手,要你帶路。你的手很小很軟,被夜

色浸得冰涼。

我們一起走了很遠——我沒想到你家會住得這麼遠,你一路上在不斷地說話,你說

家裡的小兔子從來不吃胡蘿蔔,原來那些童話都是騙人的,兔子其實只吃青菜;你說你

的電動汽車電池老是不夠用,所以你就偷了爸爸剃鬚刀裡的電池,結果爸爸就長出了很

長的鬍子;你還說,你曾經在香水裡放進一點點的茉莉花瓣,被媽媽罰寫了三大張的大

字……你說了很多很多,夾雜著打哈吹的聲音。我見你走得很吃力,想要抱著你走,你

拒絕了。

「我要自己走,才不會打瞌睡。」你說。

因為有你那些淘氣的故事相伴,這一路雖然很遠,卻並不累,彷彿是很快的,就到

了你家門口。

你的家,在三樓。從樓下往上看,陽台上掛著你的幾件衣服,還有幾盆花,窗簾是

很溫馨的黃色,因為天黑,雖然有月光照著,我還是看不見你所說的那些米老鼠圖案。

你的家裡人顯然都還沒有睡,透過窗簾可以看見燈光。你一個孩子獨自在外面,他

們肯定很擔心——我責備地看了看你,你吐吐舌頭,笑了笑。

我們一起通過黑咕隆咚的樓梯上樓,到了你家門前。

敲開門,你的爸爸出現在門口,還沒來得及說話,你已經飛快地從他腳邊溜了進去。

我甚至來不及捉住你。

你的爸爸果然長了很長的鬍子,密密麻麻,像雜草般遮蓋住了下巴。他穿著一件皺

巴巴的襯衣,袖口挽到了胳膊肘,滿臉疲倦,眼睛裡帶著血絲,疑惑地看著我:「你是?」

我尷尬地笑了笑,這才發現,在這麼晚的時候造訪一戶陌生的人家,似乎不夠禮貌。

但是一想到你獨自在外面徘徊,為的就是不要睡著,我便鼓起勇氣:「我找你的太太。」

「哦?」他點點頭,讓我進來,一邊領我朝前走,一邊說,「你是她的同事嗎?難為

你這麼晚還過來,謝謝你。」

我聽得有點莫名其妙,走進屋,眼睛四處看,想找到你在哪裡。

你的家佈置得很美,所有的傢具上都有卡通圖案,牆壁有一米左右的高度,是留給你

的畫板,上面被你用粉筆畫了很多奇怪的圖案,地上,亂七八糟地扔著你的各種玩具。

你的爸爸媽媽應該是很愛你的,他們為什麼會不讓你睡覺?我開始懷疑你在騙我了。

你爸爸將我領進一間小小的臥室,這是一間兒童的臥室,燈光柔和地照在那張小床上

,床上躺著一個孩子。

我睜大了眼睛!

那孩子是你!

那個孩子,渾身都插滿了塑膠管,鼻子下正在輸送氧氣,床邊一個巨大的氧氣瓶,在

房間裡投下一道長長的陰影。

你看起來奄奄一息,我不能置信——你剛才明明和我一起走了那麼遠的路,雖然很疲

倦,但是卻很健康——到底是怎麼回事?

坐在床邊的那個女人應該是你媽媽?她原本應該是很美的,可是現在卻一臉憔悴,眼

睛定定地看著你,連我進來也沒察覺,只是看著你,彷彿一不留神你就會消失。

你的眼睛半睜半閉,每當你的睫毛一陣抖動,彷彿要閉上,你的媽媽就會低聲說:「

孩子,別睡!」她一邊說一邊流淚,而你的睫毛,又是一陣抖動,極其困難地,將原本要

閉上的眼睛勉強睜開一道縫。

「你看,我一睡,她就哭!」你忽然出現在我身邊,對我耳語。

我大吃一驚,看看身邊的你,再看看床上的你。

我忽然明白了。

你的爸爸和媽媽守護著床上的你,不讓你睡,不讓你離開,而你站在這裡,守護著他

們,他們卻看不見。

「你想睡嗎?」我悄悄問身邊的你。

你猶豫一陣:「我不知道。」說著又打了個哈吹,顯得非常疲憊。

我看了你很久,看著你不斷打哈吹,看著床上的你,一次又一次想要閉上眼睛,卻總

在呼喚中又醒過來。

我知道,你應該要睡了,你太疲倦了。

「讓他睡吧。」我說。

他們驀然抬頭望著我,彷彿被我的話驚呆了,一時什麼也說不出來。我飛快地將我看

到的事情說了出來,我說你是如此的疲倦,卻一個人繞著樹在不停地走,不停地走,只因

為媽媽不許他睡。

他們先是不信,接著便低頭看床上的你,撫摩著你的頭,忽然失聲痛苦起來。

他們只看見床上的你,卻看不見,另一個你,站在他們身邊,一邊打哈吹,一邊親吻著

他們,想要讓他們不哭。

我站起身,悄悄地走了——因為我也要哭了。

出門前,我聽見你媽媽輕輕說:「孩子,你安心地睡吧!」

我心頭一顫。

在你媽媽說過那句話之後,我飛快地跑到樓下,如果我沒記錯,那時的天空,有一顆很

小的星星,猛然一亮,像一顆明亮的眼睛。

我聽見三樓那個有米老鼠的窗簾後傳來痛哭聲。

我知道,你終於可以不用那麼疲倦,你終於睡著了。

夜晚很涼,露珠一滴滴地落下,像眼淚,沾濕了我的衣裳。




轉貼至網路



圖片來源:http://www.morisawa.org/picture/aomori_m/DSCF6633.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